無人的在場

建築是人活過的痕跡,曾經存在這裡的人事物或許已經消逝,事件的發生卻會以不可見的樣態持續對往後使用者發生影響。
1895年發生的蕭壠事件,喪失性命者踰兩三千人,蕭壠因此亦被稱為「消人」,至今住民多數仍會避免於夜晚時逗留歷史現場。因後人或尊崇、或畏懼、或信念的倚靠,藉由種種口耳相傳、儀式建立,無形之事得以持續存在。
作品地點一為A5&A6間廊道,每日僅於下午五點至晚上九點出現投影影像,象徵事件即使不可見卻仍然存在;地點二為A13之文件展,紀錄下不在場的四小時中,現場發生了何事。展場以錯落不等的開孔牆面象徵被限定的視角,我們閱讀歷史的方式往往已被預設特定框架,告訴閱讀者「何謂正確與常規的閱讀方式」,將觀看入口設立於逼近投影牆面處,目的是為使觀眾也能成為被觀看的一部分。